數字報

撬起南京賞石文化的“支點”

2021-01-08 08:52:03|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早已滲入祖先生活的方方面面從藝術賞石走向科學賞石

撬起南京賞石文化的“支點”

聞名遐邇的南京雨花石,被譽為歷史為南京留下的能言的“活化石”,對它的品鑑和闡釋,極大程度繁榮了金陵賞石文化;放眼全國,賞石文化更是流派眾多,彰顯了我國悠久的歷史與文化傳承——對礦物的美學品鑑即是其中流派之一。

目前,南京博物院正在進行的超級大展“晶·華——礦物之至善至美”,已成為公眾追捧和喜愛的新打卡地。在中國觀賞石協會礦物晶體專業委員會主任彭兆遠看來,隨着對礦物美學與應用的逐步認識,人們正從傳統的文人賞石、藝術賞石走向科學賞石。與此同時,礦物晶體也為東西方文化的互相認知架起了一座橋樑,有力促進了東西方賞石文化的交流與合作。

價值

早已滲入祖先生活的方方面面

礦物被譽為“人類文明的基石”。對普通老百姓來説,它既熟悉又陌生,在人們被其神祕與絢麗的色彩所陶醉的同時,它也見證了人類文明和美好生活。

據彭兆遠介紹,在對礦物的運用方面,我們的先祖在很早就對它們進行採集、加工和提煉,比如礦物入藥的歷史記載早已有之,作為傳統中藥的重要組成部分,石膏、硫磺、蒙脱石等多種非金屬礦物都可入藥,且在醫藥方面的應用由來已久;此外,如重鈣、輕鈣、高嶺土、滑石可作為藥物載體等輔料使用。“這些源於自然的礦產資源藥物,在中醫藥理論指導下,通過內服或外用,具有多種藥用效果。”比如,雌黃可以用於治療惡瘡、蛇蟲咬傷、癲癇、寒痰咳喘、蟲積腹痛,沈括的《夢溪筆談》就有關於礦物入藥的介紹。 

彭兆遠告訴記者,在很多耳熟能詳的名畫中也有礦物原料的身影,這也是讓中國古畫顏色保持千年不褪的祕訣之一。《漢書·蘇武傳》中就有“竹帛所載,丹青所畫”的記載,丹是指硃砂,青是指石青,都是可以製作成顏料的礦石,直接被古人合二為一用來稱作“中國畫”。除了硃砂,使用歷史非常久遠的礦物顏料還有褐鐵礦、雌黃、孔雀石、青金石、藍銅礦、針鐵礦等,“這類礦物顏料由天然礦石經選礦、粉碎、研磨、分級、精製而成,主要用於繪畫、工藝品、仿古、文物修復等。”彭兆遠説。

礦物滲入祖先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古代版的“修改液”雌黃,也是一種礦物。雌黃,名雞冠石,化學成分為三硫化二砷,呈薑黃色。據南京博物院展覽部策展人田甜介紹,古人寫了錯別字後,由於雌黃質地細密、硬度適中,用它塗抹,既不會損壞紙張,又可保證經久不會脱落,所以,雌黃成了當時書房的必備品。

歷史

賞石文化中

兼有獨特的東方美學

礦物的認識和應用,直接形成了我國源遠流長的觀賞石文化。據彭兆遠介紹,從春秋戰國時期到魏晉時期,奇石逐漸成為收藏賞玩的對象,此風氣至唐而昌盛,至宋而全盛,且一直延續發展至今;在此過程中,依靠我國各方面的發展和獨特豐富的資源,又逐漸形成了帶有東方色彩的獨特美學文化,比如作為礦物一部分的南京雨花石文化。

眾所周知,南京素有“石頭城”之稱,其與石頭的淵源最早可以追溯到6000年前。在南京北陰陽營遺址,曾發現76枚玉髓、瑪瑙質地的“花石子”,即雨花石。在南京著名收藏家徵爭看來,雨花石就是歷史為南京留下的“能言”的活化石。雨花石滋養了無數南京愛石人,這些愛石人從色、質、形、紋、韻等不同角度選擇美石和奇石,這個品鑑和闡釋過程極大程度繁榮了金陵賞石文化。

作為觀賞石家庭中的重要一員,礦物晶體也有着悠久的歷史,從先秦的上古之作《山海經》裏即有記載,到明代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以礦物為藥,再到近代章鴻釗在《石雅》中第一次以西方科學的理念對其進行闡述……可是,即使如此,“礦物美學”的發展卻與西方十分不同,對礦物晶體的收藏、品鑑反而像是一個舶來品。在彭兆遠看來,受傳統文化的影響,中國人的賞石文化更注重“感性認識”,即在礦物晶體的不可再造性、科學性的基礎上,注重偏象形、偏圖案的意象,屬於文人賞石、藝術賞石;相比之下,西方更側重於礦晶化石的研究,屬於科學賞石。

“由於在形成過程中需要極其苛刻的物理環境和化學環境,並經歷漫長的地質過程,礦物具有色彩斑斕、千姿百態、晶瑩剔透的自然之美。其單晶、連生晶體和集合體猶如鬼斧神工般地精雕細琢,總令人讚歎大自然的神奇。”彭兆遠表示,在此基礎上,西方對礦物晶體的認識與收藏趨於系統化、科學化和理性化,同時更加註重直觀的視覺效果、更加註重成因及產地等科學性的知識。

展望

助推人類科技與文化發展

彭兆遠現為南京大學地球科學與工程學院客座教授。在他看來,人類對礦物的應用是與文明發展相伴的,從石器時代開始,人類就開始利用礦物和岩石製作生產工具和裝飾品,之後又發生了熱火朝天的礦冶事業;今天,在人類對礦物的認識逐漸加深的同時,對礦物的利用也延展到從工業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並使其成為人類科技與文化發展的推動器。

從醫藥與健康,到地質與科研,再到尖端科技和生活應用,“不論是陽春白雪的礦物美學,還是接地氣的礦物應用,都在一點一滴影響着我們的生活,為我們身邊的世界增光添彩。”彭兆遠説。

比如人造無機顏料,是天然礦產品經過一系列化學處理加工而製成的化工合成顏料,比起礦物顏料,其色譜齊全,色澤鮮豔、純正,遮蓋力強,被廣泛用於塗料、塑料、合成纖維、橡膠、建築材料、文教用品、油墨、紙張。

家居建材中有很多礦物的身影,桌面、浴缸等都會用到礦物製作,不久前,上海第二屆進博會的鑽石與寶石精品館,礦晶博物館就展出了一款孔雀石浴缸,其中的孔雀石因其顏色酷似孔雀羽毛上的綠色斑點,紋理獨特,呈同心圓狀而吸引人。

此外,自然博物館作為收藏、研究並向公眾展示自然界產物與遺蹟的地方,也將集自然演化和人類社會發展見證的礦物標本進行收藏和陳列展示。彭兆遠表示:“人們通過欣賞標本、觀看相關的文字與影像或視頻資料的介紹,對當地礦物及礦產的特性、成因、分佈、開採歷史、經濟價值及對社會的影響等都會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創新

南京堪稱地質科普絕佳地

在南京,以彭兆遠為代表的礦晶化石收藏與研究,己成為金陵賞石界崛起的異軍和新軍,南京觀賞石協會祕書長王增陵稱其“極大地豐富了金陵賞石的內涵,提升了金陵賞石的品位”。可是,不得不承認,當下人們對具有國際視野和廣闊市場前景的礦物還缺乏足夠的瞭解與認識。

“科普勢在必行。”彭兆遠認為,南京是進行地質科普的絕佳地,這裏地質資源豐富,地質遺蹟眾多,比如棲霞山發現了典型的地層“倒轉”現象,即地質層的“輩分”發生了顛倒。而堪稱南博本年度的超級大展“晶·華——礦物之至善至美”即是一次地質科普嘗試。

這場展覽中,350件(組)來自世界各地的礦物寶藏與近百件(組)南博的國寶齊聚一堂,從科學、文化到藝術,共同描述礦物帶給人們的光彩和永恆絢麗之美。南博更是捧出了兩大鎮院之寶,即“金蟬玉葉”和“明銅鎏金喇嘛塔”。據活動相關負責人介紹,本次展覽所展示的三百餘件礦物精品,均來自世界各地,南博所選近百件與礦物相關的珍貴繪畫作品與工藝品,包括青銅器、銅胎掐絲琺琅(景泰藍)、瓷器、紫砂器、金銀器、珠寶首飾等。二者競相比較,卻又相互補充,進行了一場同根溯源的“對話”。

除了展覽,各類科普報告、課程也同步進行。這些報告聚焦礦物的方方面面,無疑解答了很多人心中的謎團:礦物是怎麼產生的?人類又是怎麼發現並利用它們的?為什麼古今中外,無數的科學家和藝術家都被這些礦物所吸引,並不斷去探索和發現有關它們的科學、文化和藝術價值?

比如,在由南京大學、中國觀賞石協會和南京博物院聯合主辦的2020中國南京礦物與文化高峯論壇中,中國月球探測工程首任首席科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歐陽自遠帶來了《地外物質研究與中國探月工程進展》報告;彭兆遠分享了礦物晶體的美學與應用,對礦物的科學價值和藝術價值做了詳盡的闡釋;在兼有文化、科學和藝術價值的基礎上,礦物晶體的實際運用與收藏價值和意義也日趨凸顯,來自中國地質大學、南京大學的諸多專家則從礦物標本的開採、清洗與修復等角度進行闡釋。

南報融媒體記者 王峯

作者:王峯 責任編輯:吳麗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