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報

通江達海,南京長江文化傳承中發展

2021-01-08 08:53:01|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南京學研究》新增長江文化專輯

通江達海,南京長江文化傳承中發展

當“南京”不單單指一座城市,而成為一門獨立地方學之後,“南京”散發出新的獨特魅力。

由南京市社科聯(社科院)、南京出版傳媒集團(南京出版社)和南京城市文化研究會共同策劃的《南京學研究》(第二輯)近日面世。新作中不僅加入了長江文化、南京水系等研究文章,後續還將推出“長江文化專輯”。在新近舉行的“南京學”論壇上,與會專家圍繞“長江文化的保護、傳承與弘揚”,通過觀點碰撞擦出火花,為進一步深化長江文化研究和成果出版提供了有益的借鑑。 

構建時空框架

新增長江文化專輯 

《南京學研究》以“南京學”縱橫談、考古發現與文化遺產、古都歷史與景觀變遷、歷史名人與地域文化、文獻檔案等六大板塊組成,涉及自然、歷史、地理、人文、社會、文化、文獻等多個方面。它既向讀者展現了南京從古至今的城市變遷、政治發展、文化傳承,也是一本極具學術價值的系列圖書。 

“南京”本身是一個城市概念,同時會浮現人們對於南京城市生活各個方面的記憶和符號,“南京學”是在研究這些記憶和符號的基礎之上,構建一個體系,讓人們在對符號理解的背後,找到文化的精神和精髓。 

在第二輯的欄目設置中,除延續此前的六大板塊之外,新增了“當代南京城市研究”、“‘文學之都’專欄”,“收錄的近二十篇文章都經過專家的認真評審,在學術觀點、材料或方法上具有獨創性或較多新意,代表了目前‘南京學’研究的整體水準,體現了立足南京、研究南京、服務南京的價值取向。”出版方介紹。 

第二輯中,新增了長江文化等內容,首次提出“南京是一座跨越江南江北的城市,而且是我國唯一跨越江南和江北古都”的觀點,闡述了南京文化在長江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加入了江蘇省測繪工程院、南京師範大學虛擬地理環境教育部重點實驗室的相關專家、學者所著《時空框架下的南京百年城市水系演變》一文,在構建南京百年水系數據庫的同時,藉助景觀格局分析方法,研究南京百年的水系演變特徵,探討水系變化原因。“時空框架的長時間基礎數據建設是針對城市開展系列研究的依據和數據支撐,是開展人類社會研究必不可少的一環,今後也會進一步加強時空框架建設。”該文作者表示。 

南京出版社社長盧海鳴告訴記者,從2021年開始,南京將開設“南京學”講壇,而《南京學研究》輯刊也將於今年上半年推出“長江文化專輯”。 

通江達海優勢

將古代海上絲綢之路推向巔峯 

在“南京學”論壇上,與會專家立足於各自領域,從學術視野、內容框架、研究方法、資料挖掘等多個方面,圍繞“長江文化的保護、傳承與弘揚”進行了研討。專家們一致認為,長江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南京文化是長江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開展“南京學”研究,不能脱離長江文化的廣闊舞台。 

在南京大學文化與自然遺產研究所所長賀雲翱看來,南京的文化基因是長江文化。“從6000年前左右的新石器時代的北陰陽營文化、薛城文化,到青銅時代的湖熟文化,乃至戰國時代的吳文化、越文化、楚文化,他們的主體都屬於特色鮮明的長江文化,與同時期一樣輝煌的黃河文化,形成互補與互動的關係。” 

賀雲翱表示,南京是歷史上發揮整合凝聚長江流域文化作用的城市,也是推動長江文化與黃河文化互動融匯的城市,“公元3—6世紀的六朝和明代早期,南京作為長江之濱的都城,從政治、經濟、文化等不同方面推動了長江流域的整體發展和文化進步。東晉、南朝、明代三個歷史時期,南京先後承接了黃河流域的西晉文化,南朝時期與黃河文化交流,明朝早期發揮了統一國家都城的綜合性作用。” 

中國四大古都中,唯獨南京具有海洋文化因子。秦淮河入江口,越城與石頭城之間的夾江,早在六朝時期,已成為名動天下的良港,曾停泊舟船萬艘。由此啓航的船隊,不僅航行於大江,而且“直掛雲帆濟滄海”。“南京在歷史上充分利用通江達海的條件,成為長江流域重要的海上絲綢之路城市,同時還是把古代海上絲路推向巔峯的長江城市。”賀雲翱説。 

南京地方史專家薛冰曾以此開專題講座。薛冰表示,東吳黃武五年(公元226)“南宣國化”,經歷和了解的國家共有一百多個。這是中國第一次派專使通過海上絲綢之路加強對外政治、經濟、文化聯繫,其意義不亞於漢代張騫、班超通西域,“據統計,六朝時有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一百多批使臣來到建康,除購求佛教和儒家經典外,還聘請中國的學者、工匠、畫師去外國。六朝建康與海外的密切交流,證明南京從開始就是一個視野廣闊的城市。明代由鄭和統領的龐大外交使團,以船艦一二百艘、軍士二萬餘人,組成史無前例的遠洋船隊,由秦淮河畔始發,七下西洋,遠航十餘萬里,到訪三十餘國,成為世界航海史上的一件壯舉。作為這一壯舉決策地、造船地與始發地的南京,遂成為海上絲綢之路與陸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交匯點。” 

迴應時代要求

城市交流、國際對話成為新議題 

無論是“南京學”還是“長江文化”,作為研究基礎工作,相關資料檔案的整理和出版,成為重中之重。 

專家建議,從加強系統性研究、深入性研究、創新性研究和普及性研究四個方面,深化對長江文化內涵外延、表現形式、發展脈絡的認識,在此基礎上,加強對長江流域文化遺產和生態文明的保護,推動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檔案在推動長江文化建設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和不可替代的作用。一方面從存量檔案中深度挖掘與長江文化緊密相連,與南京文化息息相關的檔案信息資源,為眾多的專家學者研究南京、研究長江提供了第一手的真實可靠的史料。除了這個以外,我們還可以繼續挖掘,彙編成果。”南京市檔案館檔案資源開發處處長夏蓓表示。 

檔案的挖掘與保護,是文化研究傳承最原始的基礎數據集,需要不斷髮掘,精心保護。“對檔案的整理與研究過程以及成果本身就成為文化載體的重要的組成部分。”南京市檔案館一級調研員張軍説。 

與會專家認為,站在長江文化的高度上研究“南京學”,有利於加強不同地方學之間的交流互鑑,在研究中加強地域的聯繫與交流,為進一步深化長江文化研究和成果出版提供有益的借鑑。 

南京市社科院院長曹勁松表示,南京長江文化和黃河文化交融,長江文化和海洋文化交匯,長江文化和世界文化交流,但到底如何交匯交流,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長江文化進一步打開了地域的界限,聚焦如何發揮沿江都市線路上文化的協同性,更好地服務於沿江經濟的創新發展。作為新時代的迴應,如何在城市交流、國際對話中,將南京文化、中國長江文化與世界其他文化體文明體對話交流,擴大影響力,成為新議題。 

南報融媒體記者 王婕妤

作者:王婕妤 責任編輯:吳麗莉